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雪儿

寒冷中的坚强,坚强中的静美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涌动的寒潮——雾锁来时路  

2015-11-06 22:29:5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寒潮涌动,雾迷蒙、雪如海、泪成冰。

白雪一层覆盖了又一层,我们的世界简直就是雪的海洋。

清早,雾之大,将夜色涂抹得更加深沉。路灯失去了原本的光亮,只剩下空中的一点。再往前走,寂寞的村子里,极少有人家开灯。只有路过的汽车能够让人感到自己在走动。街路两旁的建筑都被淹没,全凭感觉前行着。天色微白,满树的银条,将天地连成了一体。

突然,前方传来唢呐的嘶鸣,送葬的车队好长好长。顷刻之间,思念被扯开长长的裂痕 ……

也是在这样铺满白雪的长路,也是在这样冰冷的早晨,对父亲的记忆被永远地尘封。相反,多半会在不同的季节、或者某一个特殊的日子里想起母亲,想起她的善良,想起她的慈祥、想起她的坚韧,想起她吃苦耐劳。只有今天,父亲的形象变得格外的清晰和伟岸。

父亲出生在一个条件殷实的农家院,不到十岁,她的母亲就去世了。坚强中,读完医,却遭遇了唯成分论的年代,从医的梦想被打破。他成了一个有知识、被歧视、被改造的的农民。突然有一天,赤脚医生的角色让他重新燃起理想之火,而且,在全区业务考试中,获得了第一名。

上世纪七十年代,农村合作医疗的时候,老百姓看病每次只有5分钱的挂号费,当大夫,毫无利益而言。父亲从不计较这些。被他救治的老人、孩子,妇女、五保户无计其数。看病,每天两次扎针都是亲自去患者家中,却从没有听父亲说过辛苦。印象最深的是严冬,他极少在十一点前脱衣服睡觉,因为流感,夜里随时都会有患者来敲门。

后来,村里来了一位江湖游医,是某领导的亲戚。从此,卫生站再无宁日。“不丧良心不挣钱”,在利益和良心面前,父亲选择了放弃,再次回到了土地里,当起了农民——那是十一届三中全会后,包产到户,政治上得到彻底解放的农民。

和所有饱受压抑的家庭一样,墙上挂起了邓小平的画像。父亲说得最多的话就是,如今只要你干了就不挨饿,就有柴烧。不管怎么累,时间属于自己了,生命属于自己了,我们也可以挺起腰、抬起头,平等做人了。

真的难以想象,父亲哪来的劲头。夏季白天种菜、摘菜,晚上九点多钟又开始出发,赶着马车去五六十里以外的沈城卖菜。城里的早市都是凌晨三四点钟开始吆喝。为了多卖点钱,家里的菜几乎没有批发的时候,都是这样一车一车每次往返七八个小时卖掉的。旅途刮风下雨早就司空见惯了。

最使我无法忘怀的是每年冬季的跋涉。圆葱,是我们的特产,夏天收获,秋冬季卖出。别人都是等着小贩上门批发,我们家的圆葱却要留到春节前的一个月去沈城零售。父亲专门运输,母亲和两个弟弟站市场。北方的腊月呆在屋里都觉寒,父亲个个冬天都是在这最冷的日子穿梭于沈辽路上。四五点钟,天还没亮就出发了,尽管身上穿着羊皮棉袄,仍旧难抵好几个小时北风的侵袭。每一次,几乎都有一半的路是随着马车慢跑。那种毅力何止我的想象能够描摹!那种精神何止我能效仿!那种永恒又何止岁月能够淡去!

 ……

太阳已经高高升起,我从雾里走出,一切又都变得如此清晰而宁静——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